玩朋友的老婆


时间:2021/3/5 11:19:03

第一次见到莉莉是在她的婚礼上。我那位朋友是当地政府部门的官员,他在上

海一家饭店摆酒宴客,三十九桌的宴席,佔了大饭店的整个大厅。

在热鬧的婚礼上,有许多即兴表演节目。当莉莉被大家的掌声请上台的时候,

我眼前出现的是一位留着披肩长髮的姑娘,她那黑色的头髮像瀑布似的,乌亮地闪

着亮光。她穿着乳白色的连衣裙,丰满的乳房把低胸的连衣裙塞得满满的,脖子上

戴着金灿灿的项链,足蹬一双黑白相间的高跟鞋,走起路来,「咯吱咯吱」地响着

。她的十指细长,染着红指甲,眉毛描得又弯又细,下面是一对顾盼生辉的杏核大

眼。她瓜子脸形,肤色细润白净,性感的嘴唇涂着一层淡红,体态妖娇,动作风骚

她的歌声一起,立刻惊倒了四座,动听的怀旧小曲,使得宴席上的宾客忘记了

身在何处。莉莉连唱三曲,仍然下不了场,最后还是我上去帮她解了围。

两个月以后,我回到澳洲,因为在生意上帮了香港商人王先生的忙,使他成功

了一笔盈利丰硕的生意。好客的王先生请我吃完饭后,一定要我到泰式按摩院去轻

松一下,我生性风流,当然一口答应,于是结伴欣然前往。

当我和王生来到雪梨中央火车站附近的泰式按摩院时,只见客厅里坐着十几位

年青的姑娘,领班小姐向我们逐一介绍。这时,我突然发现坐在角落里的莉莉,只

见她另有一番打扮,她穿着几乎透明的黑上衣和只遮到大腿一半的短裙,看上去性

感无比。尤其是她那浑圆丰满的玉臀,配着细细的柳腰,再加上胸脯双峰高挺入云

,看了令人都想咽下一口水。她的脸儿也美艷极了,那小腿又均匀,又修长,整个

胴体若隐若现,看得我下面的傢伙一下子怒髮冲冠。我马上用手一指,要莉莉为我

做按摩,领班笑着说我真会选,莉莉是第一次上班哩!

随即,莉莉起身带我到了一间摆设別緻、有着落地玻璃镜的房间。房中间是一

张大床。莉莉把门关上,然后低着头小声对我说:「我与別的姑娘不一样,价钱要

比一般姑娘高一些。」

我很惊喜,看来她并沒有认出我来。我拿出肉金给了莉莉,并笑着对她说道:

「我们可以开始了!」

莉莉向前移动了一步,我立刻闻到了一股女人特有的体香。入鼻熏人,我的慾

火熊熊地燃烧起来,我不客气地伸手搂住她的腰,她微一挣扎,像是有点怕我。我

一不做二不休,伸出另一只手穿过扣子与扣子间的空隙,摸着她的小腹,但觉入手

如纸如绒,果然是阴毛。我高兴极了,用力把她拉入怀中,嘴唇勐地压在了她的樱

桃小口上。

原来,她的樱唇已火烫了,也春心荡漾了。我用一只手按在她的臀部,用力把

她那肥满的阴户紧贴自己又硬又竖起的大炮上,舌头也伸进了她的口中。

我一边搂着、吻着,一边把她抱上床。她款摆柳腰、臀阁轻摇,双脚乱踢着,

像是在挣扎,也像是在兴奋中。

我不敢怠慢,马上躺在她身旁,嘴唇仍然如雨点般地吻着她的粉脸,我的手已

毫不客气地解开了她衣裙的钮扣,她如玉如莹,洁白如雪的胴体,已活色生香地呈

现在我的眼前。我褪下她的乳罩,粉团似的两个肉球透着幽香,我急忙伸出双手,

紧紧握着温香丰满而又有弹性的乳房。莉莉的两个乳球不但大、圆,而且挺胀的,

粉红色的乳晕、如小葡萄般大的乳头、白里透红,诱人极了!

我哪里还忍得住,马上含住一个乳头吮吻起来,另一只手则摸捏着另一个乳房

,又揉、又搓、又摇。她的乳房实在壮观,沈甸甸的非常饱满。

这时,我听到了她沈重的喘气和激烈的心跳声,那领班果然沒有骗我,莉莉一

定是初出道的雌儿。

我撤离火热的嘴唇,抽开了在她嫩滑乳房上的手,使她仰卧地躺着,我自己也

脱光了全身。在明亮的光缐下,她那雪白细嫩的肉体一览无遗,尤其是小腹下面蔓

生着浓密蓬乱的黑色阴毛,及隆起如小山丘似的阴户,下面有一条若隐若现的肉缝

,湿淋淋的已经有些水渍。

我突然地一个勐扑,大肉茎已抵住了她的小穴口,龟头向前微挺,她的一双秀

眉已皱了起来。但渐渐地,我觉得龟头松动了,我勐然用力一撞,「吱」的一声,

大肉棒已经滑进她温暖的小穴中。龟头被紧紧地包住,我感到一阵从未有过的快感

由下体传遍全身,刺激使我爆发了原始的野性,搂起她的玉臀,大阳具对着一张一

合的小穴口,勐力地向里插。

我越幹越勐烈,她梦幻似的呻吟起来,不久便香汗淋漓、娇喘如牛,全身不住

地颤抖着。我也像发了狂似的,用足气力急插勐送,大龟头雨点般地打击在她子宫

颈上。突然,只见她勐地一阵抽搐,而此刻我也达到兴奋的高峰,遍身酥麻,一股

热流直沖她的小穴深处。两人不由自主地把对方搂得紧之又紧,颤抖着、抽搐着,

直到过了很久才喘过气来,而半小时早已过去了。

莉莉陪我到浴室,替我把浑身上下涂上香皂,我当然也投桃报李,趁机在她身

上大肆手足之慾。当她握住我的阳具时,她低声说道:「你这里好厉害,又粗又长

,又那么硬,刚才几乎被你插死了!」

我回答道:「谁叫你这么漂亮,这么迷人,我也是身不由己呀!」

莉莉说道:「你们男人最坏了,把女人弄得要死,还说是人家的错。」

莉莉替我沖洗抹身,然后让我先到床上休息,自己则仔细再沖洗。

当她替我穿衣服的时候,我告诉她说:「你是莉莉吧我们在朋友的婚礼上见

过面哩!你还记得吗」

莉莉想了想,顿时粉脸嫣红,含羞怯怯,要我千万不要告诉別人她在幹这一行

。她说她回去结婚,几乎花光了她和丈夫的积蓄。现在她老公仍在大陆做政府工,

她自己正在上大学,为了支付昂贵的学费和生活开销,才选择做按摩女,因为做按

摩女辛苦一年就可以赚二十万澳元。她决定做到毕业就收手不幹。

我怜香惜玉之情一下涌上心头,一口答应她不告诉任何一个熟悉的朋友,她也

高兴地表示要陪我过夜。我立刻要再拿钱给她,但是她说不用了,因为是她和我也

是朋友,但我还是硬给了她,理由是朋友也有通财之义。

于是,我身上刚穿上的衣服又被她脱下,我们赤条条地抱在一起。她问我:「

你一定玩过不少女人,你告诉我啦!我刚才的表现如何呢」

我回答说:「都算中规中矩。」

 莉莉说道:「刚才我紧张死了,幸亏你对我还算温柔体贴。不过你搞人家时是那

么劲,我真有点儿招架不住哩!」

我笑着说道:「是吗那么,我们还继续玩不」

莉莉低声说道:「你还不累吗如果你还要,我当然陪你玩的。」

我说道:「不累!美人当前,怎可言累不过,这次我可要把你这一身美丽的

肉体慢慢地、仔细地品嚐了。」

莉莉笑着说道:「看你说的,好想要把我吃下去似的。」

我把手摸到她的阴户,说道:「男人哪会吃女人呢这里才会吃男人哩!」

莉莉道:「你是不是又要了我让你怎么弄都行的,你怎样玩其他的女人,就

怎样玩我,顺便教我一些床上的技巧嘛!」

我笑着说道:「那可不敢,把你教得好像小淫娃,怎么对得起你老公再说,

你刚才也说过,你和別的姑娘是不同的。」

莉莉道:「我那是指初次出来做而已,我也只不过是一名普通的女人嘛!」

我说道:「才不是哩!你是美女,你的肉体就像冰雕玉砌,无论你的手、脚、

你身体的每一部份,都是一种艺术品,我要慢慢来欣赏!」

莉莉嘆了口气说道:「你別折腾我了,我哪是什么艺术品,你刚才也给过我钱

,我无非是一名花街神女罢了。」

我说道:「因为你选择这条路,我才和你有缘啊!我给你的钱也只不过是尊重

你的职业罢了。你的天生丽质,是无论如何也改变不了的。第一次见到你时,我就

已惊为天人,还记得你的婚宴上,众人缠住你唱歌时,我跳上台为你排解吗那时

我都不知多么仰慕你,可惜你已经成为朋友的新娘。」

莉莉笑着说道:「现在我虽然也身为人妻,但也是你怀中的女人。」

我说道:「是的,这一刻你属于我,再也沒法躲,我要好好享受你了!」

从那以后,我们就再也沒有遇见过,但我总是忘不了那机会难逢的美味。

? ?? ?? ?? ?? ?? ?? ?? ???-----完----

上一篇:屁股只有巴掌大的女孩 下一篇:老公,你要轻点啊﹗